香港财神网3374.com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香港财神网3374.com > 正文

降成本,如何增强企业获得感

2017-6-9 11:31:28 / 香港财神网3374.com / 暂无评论 / 字号

510亿元,这是省减轻企业负担领导小组办公室日前发布的今年我省前三季度降成本成果。相关统计数据显示,浙江企业的非税负担全国最轻。

一边是政府部门绞尽脑汁为企业减负担、降成本,一边是“没怎么降”“对我们来说成本还增加了”“没听说什么降成本政策”等来自企业的声音时有耳闻。一项针对浙江企业负担的调查显示:55.64%的企业认为“当前总体负担感受”重或非常重;45.98%的企业认为减负政策能给企业带来实惠,但力度上还需加强;还有不少企业对惠企政策并不清楚。

降成本,事关企业切身利益,政府部门也使了不少劲,缘何企业的获得感不强?

好政策

要真正送达企业

采访中,记者听到一件哭笑不得的事:前不久,全国工商联来浙江调查降成本政策落实情况,走访一家企业时,询问接待人员:“今年电价降了几次,企业有没有享受到?”接待人员回答:“听都没听说过,也没享受过。”这一答复引起全国工商联的重视,我省相关主管部门随后收到公函,要求就此事进行调查并作出解释。事后,相关主管部门去当地电力公司一查,电费确实降了。

当然,这是一场误会。在我省工商联就降成本组织企业座谈时,也有不少企业表示对降成本政策一无所知。这种现象的背后,恰恰值得有关部门反思。

今年以来,围绕降成本,从国家到地方密集出台了许多优惠政策。这些政策通过媒体进行了广泛传播,但对企业来说,政策多,有些内容还很专业,有的政策不是普惠型,还有的政策执行主体不是企业,如果企业不去了解还真有可能“蒙在鼓里”。显然,这个时候很需要政府部门真正发挥“店小二”的工作精神,通过组织企业培训、走访企业等多种渠道进行专门讲解,把好政策真正送达企业手中。

相关部门已经注意到这一问题。“接下来,我省将结合第四季度开展的全国减轻企业负担政策宣传周活动,加强与省内外主要新闻媒体的密切合作,进一步做好政策意见的宣传解读工作。同时,编印《省市降低企业成本政策汇编》,组织企业开展政策培训,帮助企业理解政策、用好政策。”省减负办主任凌云表示。

政策到企业

“最后一纳米”待打通

现实中,往往存在这样的尴尬:一项初衷很好的政策,却难以落地。企业看着香饽饽却吃不到嘴里。

绍兴有一家企业反映,今年各级政府出台的惠企政策中,允许员工食堂、职工宿舍的用水、用电、用气按民用价格计费,但实际过程中,相关执行主体却要求食堂和宿舍必须与厂区独立隔离并封闭管理,且必须单独安装变压器。这就意味着企业享受惠企政策之前必须先投入一大笔资金进行内部改造,尤其是单独安装变压器需要大笔费用,因此很少有企业愿意这么做,导致这一惠企政策难落地。

现实中,这样的案例还不少。早在2012年,我省就对小微企业实施了免征货物港务费的优惠政策,但由于港航管理部门很难对货主(指有水路货物装运的行业企业)进行小微企业认定,致使政策落实困难重重。据港航部门反映,2012年以来的三年间,全省累计减免小微企业货物港务费约2300万元,仅涉及减免企业100家。

政策到企业的最后“一纳米”不打通,意味着政策出台前的所有努力都白费了。这并不是大家所乐见的局面。

归根结底,在出台政策尤其是原则性政策时,要细化政策享受对象、配套政策和操作方法。否则,政策再好可能也会成为一纸空文。比如上述绍兴企业反映的问题,执行主体的要求也有理有据,因此享受惠企政策前的这笔投入到底应该由谁出、怎么出,必须有细化的措施。

横向比

降成本空间还不小

先来听听杭州萧山区一家厨电企业负责人的说法:

先说说税费。最近想收购一家德国公司,因此特意对比了世界上主要发达国家的税。从税率上看,我国处于中等水平。但从税种上比,差别就出来了。欧美大部分国家主要征收两大税种:流转税、所得税(不同国家叫法不一)。我们公司除了要缴增值税和所得税两大税种外,还有印花税、房产税、土地使用税、土地增值税、城市维护建设税、车船使用税、水利建设基金、教育费附加、地方教育费附加、工会费、残疾人保障金等十多种税费。

再说说银行利率。现在的年贷款基准利率下降为4.35%,应该说政府部门做了大量的工作,但对比国际上主流贷款利率还有差距。世界上绝大部分国家的利率基本在1.5%到2%之间,超过3%的极少。如新加坡的年利率是1.7%,美国在1.3%左右,欧盟接近0,日本则是-0.1%。

税收负担过重,仍然是目前工业企业反映的最大问题。目前我省工业企业需要缴纳增值税、企业所得税、城建税、房产税、城镇土地使用税、车船税、印花税,以及消费税、营业税、资源税等17种税。此外还需要缴纳名目繁多的行政事业费和政府性基金。除浙江省定的4项涉企行政事业性收费外,还有23项全国性的政府性基金、71项涉企行政事业性收费。而近年来,国家层面从服务业“营改增”和小微企业减免税两大领域加大了税改力度,但对呼声最大的工业企业减税政策并不多。

尽管围绕税收负担、融资成本,各级政府做了不少工作,也有不少实质性进展,但目前来看,国家、省级层面政策供给与企业迫切需求之间,仍有一定落差,由此导致部分企业对降成本感觉“不解渴”。

具体到浙江,围绕减少税收和融资,我省在力所能及范围内做了不少工作。企业缴纳费方面,我省目前仅保留了4项省定的涉企行政事业性收费。今年4月份出台的第一批降成本政策里,进一步减轻企业在缴费方面的负担,如对水利建设基金减按70%收取,一家营收百亿元的企业,年可减轻负担300万元。再比如经过多年努力,我省民间借贷利率逐年下降,2013年全省民间借贷监测利率为21.45%,2014年为19.4%,2015年进一步下降至17.46%。可以说,放眼全国,浙江企业的经营环境相对不错。

不过,近年来,走出去的浙江企业越来越多。在欧美发达国家投资、办厂的过程中,企业家们获取了更多信息,因此也有了“和国际先进接轨”的更多诉求。

当前,减负降本改革已进入深水区,对税费负担方面的改革,省级及以下政府改革的空间、权限已很小。因此,企业希望国家层面进行顶层设计,借鉴国际经验,加大涉企税种整合归并减免力度,加快修订完善涉企收费法律法规,从根本上解决企业尤其是实体经济企业税费负担过重过高问题。

【上篇】
【下篇】